成都中小学开学安排出炉:高三4月1日 初三4月7日


该县发布于当日3时26分的首份通报称,2020年3月24日起,锦屏中学高三部分学生先后出现不同程度的发热、腹痛腹泻症状。截止3月26日22时,出现发热、腹痛腹泻等症状学生共209人,累计住院199人(已治愈出院196人,在院3人临床症状明显缓解,待院观察即将出院),其余10人24日留校医务室进行观察,无症状已于当日解除。押金一万元、食宿费580元一天、14天收费8120元……近日,一则“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”的消息,引发舆论关注。

“纳瓦罗:我能说话吗?凯拉: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?采访者的工作是得到问题的答案,而不是让受访者胡扯、拖延时间。”

这回,纳瓦罗称这一数字“远远超出我们的需要。”又说他们正在提高产量,尽快获得其所需的呼吸机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最后,当纳瓦罗又一次指责中国时,凯拉没有给他说下去的机会,直接结束了采访。

纳瓦罗开始翻起了“老黄历”:“让我向你介绍一下历史吧,09年拜登(时任美国副总统)和奥巴马政府应对H1N1流感危机时……”

纳瓦罗仍然没有直面这个问题,而是顾左右言他地称,“正在以最快的速度”向美国人提供其所需物资。他又称:“不要说我们对此准备不足,我们继承了一套严重不足的储备系统,上两届政府里有很多人都发出过警告……”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在这个时候,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,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;后期也应成为“博弈者”,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,而不是任由酒店“狮子大开口”。只有这样,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,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。毕竟,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,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。